1. 首页
  2. 历史

古罗马帝国的经验教训:接纳难民的风险性在哪儿?

盲目跟风的大慈大悲是风险的,浅薄的爱得以灭国,法国的难民危机为大家栩栩如生展现出这一点。内塔尼亚胡迫不得已社会舆论的工作压力让伊斯兰教难民鱼贯而入,在社会舆论的欢笑声中,宛然变成救助柔弱的大慈善家,但当前期的激动之后,难民产生的难题迅速就呈现了出去,刚来的难民占据了本应归属于意大利人的公共资源网和褔利,而难民成份的掺杂也让本地的社会治安状况大幅度恶变,一些难民乃至奸污法国女性,从而造成了社会舆论的众怒。

(内塔尼亚胡的难民现行政策酿出了极大的困境)

应对难民造成 的难题,内塔尼亚胡可谓是进退两难,那时候她未能抵住社会舆论的工作压力而做出了错误的决定,现如今,她既不可以解决难民和法国住户的分歧,也不可以一次性将其遣送回国。难民难题已变成她极大的政冶负担。

实际上,在一千六百年以前的古罗马帝国,也曾有一场难民危机,自然,罗马帝国皇帝并不是白左,他往往接纳难民并不是由于社会道德只是由于提升王国的兵力和人力资本。他放入了被匈人袭击的哥特人,期待她们能念及王国的大德而变成皇上忠诚的百姓。但最后却不如人意,哥特人不但没能变成王国的仆人,反倒谋反,将全部巴尔干半岛糟踏一空,而皇上自身也和他的主要战队,一同葬送在了阿德里安堡。这批哥特人的一个头领阿拉里克,也是在以后攻破了罗马帝国,摆脱了永恒之城的神话传说,造成 了西罗马帝国的快速没落。

从这次惨痛教训中,大家将一窥接纳难民的政治风险。

瓦伦斯皇上以便处理王国的兵力难题接纳了哥特式难民

公年376年,匈人刚开始侵入欧州,这种彪悍的修真匈奴人起先战胜了阿兰人,以后又战胜了东哥特人,以后驱使这种焦虑的部落击败了亚太的主宰西哥特人。应对强劲的匈人,西哥特人惊慌失措,她们逃到多瑙河上,恳求古罗马帝国的庇佑。

那时候的皇上瓦伦斯在听见这一信息后,决策接纳这批西哥特难民,由于他的谋士觉得接纳西哥特难民有两个益处:一是能够 提升王国的人口数量,而人口数量代表着税源。二是西哥特人英勇善战,能够 处理王国兵力匮乏的难题。瓦伦斯决策接纳哥特人,但他也有一个标准,那便是哥特人必须拿出全部的武器装备,并把皇室的白马王子们送至罗马帝国的大城市做为人质事件。

理论上讲,假如瓦伦斯的规定能被获得贯彻始终,那麼西哥特难民的确仅仅赤手空拳的小羊,没法对罗马帝国组成大的威协,可是难题取决于古罗马帝国的腐败问题早已相当严重,哥特人用敬献金子、奴仆、漂亮美女的方法轻轻松松行贿了罗马帝国军人,罗马帝国部队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哥特人带上武器装备进到王国国境线,尽管送去人质事件的条文被贯彻落实,但人质事件的约束毫无疑问比不上收交武器装备来的完全。

哥特人带著武器装备进到王国国境线,代表着一旦她们有一定的不满意,就可以在短期内内产生一股强劲的军事实力,这立即造成 了以后瓦伦斯的败亡。

罗马帝国高官的腐败问题和两国之间间的误会造成 哥特人谋反

哥特人并不是无情无义的人,刚进到罗马帝国国境线时,她们确是特别感谢古罗马帝国,匈人的可怕依然记忆犹新,古罗马帝国的庇佑如同锦上添花,而无坚不摧的多瑙河防御得以遮挡匈人的骑兵。但迅速这类心怀感恩就被罗马帝国高官的腐败问题和罗马人对蛮族的岐视相抵了。

在专制国家,皇上的指令虽然无可争辩,但这并不代表着下属高官会100%的落实上级领导指令,更不代表着普通百姓会积极相互配合我国大局意识。

哥特人进到罗马帝国国境线后,遭受腐败问题罗马帝国高官的欺负,瓦伦斯让高官卢庇希努斯和马克西穆斯两个人发送给哥特人必需的补充和谷物,但两个人借机中饱私囊,对哥特人急缺的谷物苛以重税,她们将早已腐败问题的谷物以高价位卖给哥特人,肉类食品中弥漫着羊肉和病亡的小动物,哥特人要获得1磅吐司面包,就需要舍弃一个奴仆,一块肉必须用十磅的金子来获得。由于高官扣除的花费太高,哥特人最终居然要靠卖儿卖女来获得谷物。

由于罗马帝国高官的腐败问题,哥特式认最初对罗马人的感谢之情化为乌有,反倒心存憎恨。除开罗马帝国高官,哥特人和一般罗马人中间的矛盾也起此彼伏,罗马人将哥特人视作刀耕火种的野蛮人,就算是哥特式皇室,也无法得到罗马人的分毫重视,这类内心深处的高傲再加罗马帝国高官的欺负,促使形势前所未有焦虑不安,这类状况下,一个小小误解就能酿出一场祸事。

卢庇希努斯以便缓解形势,邀约哥特式各族长来赴约,但想不到城里的兵士和群众和哥特人发生了矛盾,哥特人杀掉了兵士,逃走的兵士跑到卢庇希努斯的屋内,結果因为他那时候喝的烂醉如泥的,竟一声令下将哥特式族长所有击杀,从而酿成大祸。

九死一生的哥特式族长客死部族,马上抬起旗帜抵抗,将本地的罗马帝国兵力打的落花有意。应对哥特人的叛逆,有着哥特人质的罗马帝国大城市竞相杀掉哥特式白马王子,到此,哥特人已和罗马人处在深仇大恨,再默然和的将会。

瓦伦斯的败亡,哥特人刚开始危害罗马帝国政局

获知哥特人叛变,瓦伦斯带领东罗马部队赶往巴尔干,预计的方案是瓦伦斯等候他的侄儿坦斯提安带领西罗马帝国的部队赶来,随后两军一同战胜哥特人,可是瓦伦斯求胜心切,沒有等候侄儿,只是轻率进攻,結果东罗马部队全军覆灭,东罗马帝国再无一切能量能抵御哥特人。全部巴尔干半岛被哥特人洗劫一空。

(阿德里安堡战争更改了罗马帝国的政治局势)

最后,接任的狄奥多西根据招安哥特人,给哥特式族长委派官衔的方法收降了哥特人,并运用这支哥特式部队获得了冷河战争,统一了古罗马帝国。这代表着罗马帝国部队的蛮族化及其哥特人刚开始深层次干预到罗马帝国政局。

最后,至关重要的哥特人攻破了罗马帝国,完全让永恒之城有辱,西罗马帝国刚开始迈向奔溃,要是没有那时候瓦伦斯的引狼入室,这类状况压根不太可能产生。瓦伦斯的一系列不正确管理决策,完全断送了古罗马帝国的将来。

(西哥特人之后攻占了罗马帝国)

根据古罗马帝国的经验教训,大家应当意识到是不是应当接纳难民不但是一个伦理问题,也是一个事关实际的政治问题。假如处理不太好难民的善后处理难题,那麼接纳难民就既不可以产生声誉也不可以产生兵力和人力资本,而只有产生无穷无尽祸端。

对比到法国,一次性接纳上百万难民,怎样安装她们?食材、居所、褔利是不是充裕?人民对于此事可否承受?这些装作善解人意的人民,在社会舆论上愚民政策接纳难民是一件事情,但是不是自身想要出钱供奉难民,想要担负难民产生的难题便是另一回事了。

当法国记者暗访民声时,任何人都说应当接纳难民,但当新闻记者确实带一个难民到群众家中,说期待他能分配他搬入时,基本上全部被访谈的意大利人都严词拒绝。群众喜欢的是慷他人之慨的真诚,并非必须自身努力的善举。

绝大多数人全是虚伪的,始终不必看低大家想要为善举努力的成本,这类政治风险,始终非常值得大家警醒。

文章内容不代表淮民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mlzs.org/ls/08/8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